央行定调货币政策:基调保持稳健 调控追求精准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表日期:2015-07-17 14:57  

        随着各项稳增长政策效果逐步显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充裕。目前我国的货币供应量已经较大,银行放贷意愿有所改善。下一步,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货币政策仍将保持稳健基调,并可能会更侧重于“更加精准有效地实施定向调控和相机调控,防范和化解风险,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总体来看,金融和经济一样,在逐步企稳回升。”7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对今年6月和上半年金融数据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在央行连续降准降息,以及其他一系列稳增长措施推出之后,工业增加值、进出口等经济数据开始回升,社会融资规模、M2等金融数据也在4月份“触底”之后连月回升。盛松成认为,随着各项政策效果的逐步显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充裕。

      各方较为关注的企业融资成本也在上半年出现下行。截至今年6月,企业整体融资成本为6.32%,比上年末下降68个基点,比去年同期下降85个基点。

      下一步,货币政策仍将维持稳健基调,但会更加注重实施更加精准有效的调控方式,以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把握好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平衡点。

      信贷需求稳步回升

      今年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28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86万亿元,均高于市场预期。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鄂永健认为,当月新增贷款环比上升较多,既有银行在半年末加大信贷投放的因素,也反映了实体经济信贷需求有一定好转。

      在前期加快推进重大项目、允许对在建平台项目进行后续融资等稳增长措施带动下,企业信贷需求有所回升,6月非金融企业新增中长期信贷3176亿元,较上月多628亿元,较去年同期多490亿元;受房地产市场回暖的影响,居民户中长期贷款保持多增,当月新增额达2941亿元,较上月多878亿元。

      从数据上看,6月社会融资规模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少。盛松成表示,这其中有地方债置换的因素。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分析,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过程中,部分社会融资转变为地方政府债券。为消除此影响,将6月6984亿元地方政府债券净融资额,与当月社会融资加总,共计为2.56万亿元,与去年同期的2.10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相比,增加4543亿元。

      在信贷与社会融资扩张的推动下,6月M2同比增长11.8%,增速较上月回升1.0个百分点。盛松成认为,M2增速从4月份的历史低点10.1%逐月回升,和连续降准、降息增加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有较大关系:降息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刺激了贷款需求;降准提高了货币乘数,增加了货币供给,并引导银行提高放贷意愿。

      央行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至6月,货币乘数连续4个月上升,从2月的4.21上升到6月的4.62。而银行的超额储备率则出现下降,4月超储率为3.27%,6月则下降至2.51%。在降准的背景下,超储率的下降体现了银行放贷意愿的明显提升。

      盛松成表示,除此之外,各项贷款同比多增,增加了派生存款,以及6月财政存款减少较多,都是导致M2连续回升的原因。他说,今年以来,我国积极财政政策逐渐乏力,财政支出增加,导致财政存款相应减少,间接增加了一般存款。今年6月份,财政存款新增1300亿元,较上月减少2552亿元。

      融资成本有所下降

      目前,在经济依然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企业融资成本能否下降,仍是各界普遍关注的问题。

      自去年11月以来,央行已4次降息,累计下调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1.15个百分点。在连续降息的作用下,我国新发放贷款利率持续下降。央行数据显示,截至6月,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7%,比上年末下降64个基点,比上年同期下降101个基点。其中,大型企业贷款利率为5.08%,中型企业为5.86%,小型和小微企业为6.48%,分别比上年末下降70个、64个和66个基点,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102个、79个和93个基点。

      同时,降息也引导市场利率稳中有降。截至7月9日,7天回购利率为2.57%,比上年同期下降120个基点;3个月Shibor为3.18%,比上年同期下降157个基点;另外,5年、7年、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分别明显下行,余额宝收益率也出现回落。

      据盛松成先容,随着贷款利率和市场利率回落,企业融资成本也持续下降。央行借助社会融资规模全面评估了实体经济通过贷款、债券、股票等各类金融工具融资的综合成本。截至今年6月,企业整体融资成本为6.32%,比上年末下降68个基点,比去年同期下降85个基点。

      除了降息之外,监管加强带来的表外融资萎缩也有利于融资成本下降。盛松成表示,随着监管力度加大,金融机构大量表外业务转移到表内,这种结构性调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融资风险,缩短融资链条,避免层层加码,从而有利于降低融资成本。

      盛松成特别指出,目前来看,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确实相对较高,但这其中有银行等金融机构为小微企业融资成本较高,并需承担更高风险等因素。而且,从今年的情况来看,不同规模企业的融资成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小微企业降幅要高于大中型企业。

      另外,从贷款增速来看,小微企业面临的融资环境也有所改善。6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4.5%,高于大中型企业贷款增速,也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小微企业贷款约占企业贷款的30.1%,比去年同期高0.8个百分点。

      侧重实施精准调控

      盛松成表示,下阶段,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和预调微调,为经济平稳增长与结构调整提供充足和适度的流动性。

      目前我国的货币供应量已经较大,流动性总体充裕,而且货币乘数开始上升,银行放贷意愿有所改善。下一步,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货币政策仍将保持稳健基调,并可能会更侧重于“更加精准有效地实施定向调控和相机调控,防范和化解风险,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市场人士认为,在流动性总量充裕的情况下,如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支撑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是关键问题。鄂永健分析,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将更加注重定向调节。受上半年一系列稳增长政策的带动,未来信贷、社融及M2增速有望稳中回升。目前,贷款基准利率已达历史最低,名义贷款利率开始下行,再考虑到未来PPI降幅有望收窄以及美联储可能加息等因素,短期内再次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不大。在总体流动性充裕、外汇占款运行转好的情况下,准备金率如果下调的话,幅度也将明显小于上半年。下一步,定向再贷款、定向降准等定向调整工具会更加频繁地被使用,SLO(超短期逆回购)等新型工具将被继续灵活使用。

      徐高也表示,近期社会融资总量的回升,将显著缓解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下一阶段,货币政策将继续着力于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虽然银行间利率仍将大概率继续低位波动,以维持流动性充裕环境,但央行继续通过向金融市场投放流动性实施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有限。未来应该会更多地采用PSL、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扩容、企业债发行量增加等方式,引导金融市场充裕的资金进入实体经济。

     


【相关文章】
  1. 上市券商资管业务更趋主动
  2. 京东金融联手华泰资管首推互联网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
  3. 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发展 需打破多种桎梏
  • 备案/许可证号:鄂ICP备16019414号-1    地址:必赢棋牌官网      友情链接:
  • 电话:027-87575558 传真:027-87575570    邮编:430022    微信二维码
    必赢棋牌app
      企业邮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